原创文子博客

目前在写的设定和原创有:
龙之大陆
猎魔传说
人偶师修系列 修本传 大番外:光
书澹凘系列
No。XIII十三院

【猎魔传说】·麦尔肯·过往

“没有那么多原因的,麦尔肯。不是你不好,只是不合适,只是这样而已。”

金发的修士在教堂的角落里擦拭着他的长矛,这句话突然无缘无故地在他脑海中响起。他怔了怔,空出一只手顶了顶镜架,但是除了刚才的那句话之外,再也没有其他的迹象了。

为什么会突然想起那么久之前的事情呢。

他抬头看向穹顶,五彩玻璃正把杂色的阳光打碎在距他一臂的阶梯上。他看着那片光影,轻轻叹了口气。

***

他并不是那么容易叹气的人。

作为在教会养育下成长的孤儿,他学会的第一件事,便是不要在任何时候表现出自己的不满。

他不喜欢笑,但会尽力让表情平和而满足。他不喜欢说话,却能流利地背诵一切赞美神的祷文和祈福的祝词。他甚至不喜欢和人在一起,然而作为唱诗班的领队他能将一切都打理得井井有条,弹管风琴的马丽尔嬷嬷经常称赞他是个让人省心的好孩子。

然而在十六岁第一批牧师的选拔中,他落选了。

被选上的有令他心服口服的人,有和他相差无几的人,也有他平日根本就看不上的人。然而偏偏是他,落选了。

他心中惶恐,然而表面上却浑不在意地去询问了院长,得到这样的答复之后,点点头平静地离开。

然后悄悄哭了一夜。

他不懂。从小一切的教导就是成为牧师,成为主教,成为对神和人民有用的人。然而他一直为之热切努力的事情,却没有任何结果。其实比起失落,他更多的是对自己的愤怒。为什么不能再努力一些,如果不够强大就要认清现状,否则只有像现在这样空怀着高傲的自尊,却没有与之相配的能力。然而自尊已经如此之高,每一个无法达成的现状就只能是对他的内心无尽的折辱。

但是他已经将自己展现于人前的形象固定了。他没有改变它的勇气。

 

“我想要重新开始,我想倾听我灵魂的声音。”

 

七个月后,在所有人的惋惜中,在第二批牧师选拔的两周之前,麦尔肯离开了抚育他成长的塞斯里大教堂,去到一个遥远的山区修道院成为了一名苦修士。消失在了所有人的视野中。

 

***

在修道院,时间的流逝几乎停滞。麦尔肯除了祈祷和训练矛法之外,全部的时间都泡在图书馆里。教会的生活没有教导他什么是兴趣和爱好,他只能在图书中寻找。

他恢复了自己清冷的本性绝少与人交谈,人们都说阿蒙特修道院有位年轻的金发路西法尔,行事规矩却冷僻,果决而不近人情,对酬金和感谢同样不屑一顾。

 

然而恢复了本性的麦尔肯并没有感觉到快乐。

他觉得一切的人生都没有意义。自己每日所做的一切都不过是为了让这副躯体存活下去,而活着本身却没有任何乐趣可言。

死与活有什么区别?

他看着身周为了活着而开心忙碌的人群。

同样毫无意义。

然而教义不允许他死去。当他的矛已经无人能敌时,他也看完了图书馆的所有藏书,只能经常下山去小镇或者兄弟教堂借阅。他与他的矛法的名声也渐渐传开来,而他丝毫不为所动。

 

一日清晨他刚作完晨祷,门就被一个魁梧的黑发男人拍开了。

他眯着眼睛打量门口几乎挡住了所有光线的高大身影。

“你就是麦尔肯?”

那个豪迈的声音带着来自山外的笑意。

“我想和你切磋一把!”

 

当麦尔肯拿着长矛站在校场上的时候,他才缓过神来。他连自己是怎么答应对面那个男人的邀战都不是记得特别清楚。规律如机械的生活已经磨钝了他所有的知觉。

然而只有战斗这点,却越来越敏锐。

对方很强。

麦尔肯定定神,摆出了一个基本的起手式。

 

当他手中的矛终于脱力飞出钉在了一旁的石墙上时,麦尔肯才意识到黄昏的降临,而自己已经狼狈不堪。

对面同样狼狈的男人则干脆大敞八字地躺倒在地。

“爽快!”

他吼道,带着一动都懒得再动的酣畅淋漓。

麦尔肯理理衣衫,一时不知道该如何接话。

然后,他看见他命运中的女神正向他们缓缓走来。

 

***

TBC




评论

© 异世录|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