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子博客

目前在写的设定和原创有:
龙之大陆
猎魔传说
人偶师修系列 修本传 大番外:光
书澹凘系列
No。XIII十三院

流光

《归途》番外·流光

 

有时候可以在店里看将那个少年。

长长的银发随意地束在脑后,身上总是穿着一件黑色的风衣。

 

他会在书架前站上一个上午甚至一整天,安静地捧着书细细地看。从不开口,也不发出任何声响,若不是向那边看,总觉得像是没有人存在一样。

那个有着寂寞气息的少年。

 

其实若不是因为他是男生,我真的会以为他是从教堂里出来的圣女。不是光芒四射的那种,而是像月光花一般带着淡淡的,朴素却圣洁的光芒。

书店的人流来去丝毫影响不了他的独立,他仿佛处在自己的空间里,任时间与空间的变化,永远静止在那里。

那个像脱离了尘世般的少年。

 

我是这个小店唯一的店员,有时店长不在就由我看店。而我有急事时,就会拜托那个少年。那已经成为了一种默契,一直延续了两年。

我第一次拜托他时,正对上了他的眼睛。那漆黑如夜的眼眸深邃而又清亮,是我所见过的最漂亮的眼睛。我一时失神,带站在了那里。而他只是点了点头,目光又回到了书页间。我心中不知为何感到了一丝失落,但当时我也没在意,转身离开。

不知道是不是东方人都有那种气质,但是从那以后我就再也没见过那样的眼睛了。

 

是的,他是东方人,最起码是有着东方血统的人。虽然他有着一头银发。在店里闲着无事时,我喜欢趴在柜台上看他。并不算很漂亮的人,却有着吸引人的气质。也许我最喜欢的,就是他那安静的气质,虽然在那安静之下有着隐隐的忧伤。

 

“也许……是因为出生在漠北吧,没有中原人长相那么标准的东方……”有一次我问他关于他的事时,他淡淡回答。一堆我无法明白的词会让我最终放弃了这个话题。因为经常来店里,他和我也算是熟悉了,有时候我与他说话他也会回答几句。但更多的时候总是我在提问,他每问必答,一问一句话,从不多讲。虽然其中也不乏“不清楚”、“我忘记了”、“嗯……很难说”之类算是敷衍的语句,但他从未表现出厌烦的情绪。而对于他没回答的问题我也不会再问。虽然也算是与他熟悉了,但我却发现我对他的了解仍旧很少。他给人的感觉很像月光,那样清晰而真实地出现在你眼前,却是永远也无法触及的遥远。

 

他很少买书,虽然我怀疑是因为他把店里的书都看遍了。而他所买的唯二两本书,却是我最没想到的:一本是乐谱;而另一本,是童话。

乐谱和童话都是由不知名的作家编写的,作为店员的我甚至都已遗忘了他们的存在。

“这是五十多年前的作品了,而且很少流传。你确定……”我一边结账一边问。

“嗯。”他应道,没有再说什么。我把发票塞到袋子里和书一起递给他时,却发现他正淡淡微笑着。不是对我,而是看着店外小巷的深处。“嘿,你的书。”我说。

他似乎才回过神来,接过书。看看我,很突然的开口道:“谢谢你一直让我在这里看书。”

“唔,怎么……”我对他今天的话多感到奇怪。

“我要回去了,以后就很难再来。所以想向你和店长道声谢。”

“是呢……在这么说来这两年你都在这里,也该回家去看看了吧。”我笑道,虽然心中有着失落。“家才是人灵魂所系的地方,我也是打算圣诞节是回去看看。”

“……希望是这样吧。”少年淡淡说着,黑色的眼眸里泛起了一层寂寞的光芒。“不过……只要有父亲在,到那都没关系。”

我正想询问他这句话的意义,一个沉稳而优雅的声音突然传来:“法兰西斯,走了。”

我转头看向店外,一个银发男子正站在那里。刀削一般刚硬的脸庞,一脸冷漠的表情,蓝灰色的眼睛像闪着犀利的电光。

我不觉向后退了一步,但少年却带着刚才那样的笑容走了出去:“知道了,父亲大人。”然后两个人并肩离开。不知是不是我看错了。当少年与他并肩而行时,那个男子嘴角的线条有了一丝细微的变化,就像是要微笑起来一样。但我终于知道,自己是无论如何也走不进那个少年的世界了。对他来说,‘父亲’是他最重要的,也许也是唯一的存在;而对于那个男子,也是一样吧?虽然两人都是那种不善于表达的个性,但是作为路人的我都觉得如此的话,他们身边的人都会希望看见他们在一起的身影吧。

同时,我心中那个小小的希望也破灭了。那个谁也不知道的、我其实一开始就清楚不可能实现的梦想。我就那样看着他们离去的背影,笑着笑着泪水突然淌了下来。

我对着他们消失的方向呆看了很久后,收回目光拭去了眼泪。那终究只是妄想而已,既然谁也不知道,就当没发生过吧。

毕竟,我还有我的生活。

 

 

我就像没发生任何事一样工作着。店长无儿无女,也没有什么可亲的亲戚,最后就把这个书店留给了我。

这个名叫‘流光’的小小书店。

在店长病重住院时,我一边照顾她一边经营着书店。有一次问起为何要叫‘流光’,这个七十多岁的老人微微一笑:“时光如流水,我已老去,而斯人依旧……”

我从未见过店长这样灿烂而又带着萧然的笑容,顺着她的目光看去,一个美丽的金发女子出现在病房门口,手里捧着一束百合。

“萨琳娜。”

“席琳。”

 两人相视而笑,一如多年的故友。但是那个叫做‘萨琳娜’的女子……不过是二十多岁的外貌。

“她就是芙罗拉。”店长指着一脸惊讶的我。女子笑了:“呀,转眼已经二十多年过去了呢……”

我是在九岁时被店长从孤儿院带回来的,虽然不够做收养的资格,但她待我就像是亲女儿一般。现在问我已经快三十岁了,但是……”

“芙罗拉,很多东西是你无法,也没必要理解的呢。”店长慈祥地笑着,“你最好还是在人类的世界里不要出来。否则只会留下怅然啊。虽然我也不清楚你究竟遇见过了什么人,但,我可是希望在有生之年抱抱孙子呢。”

我被她说得很不好意思,但的确,自从见过那个少年后,我就再也没看上过别的人。“我……”

“急不来的,席琳。要喜欢才能幸福啊。”女子劝道。

“你看你说不要急不要急,直到现在我最重要的人还是你和芙罗拉不是么?”店长也打趣的回答。女子笑笑,也不再说什么。

 

 

后来店长走了,萨琳娜留下电话给我让我有事就找她。我最终又守在了那个小店里,看着或多或少的人流,回忆着少年存在时的时光。

时光飞逝,转眼我已嫁人生子,最后成了一个终日在柜台后打毛线的老人。儿女们都在外地工作,丈夫约瑟芬更喜欢在农场的家里忙活。

嫁给约瑟芬确实是因为我爱他,但同时也是因为他身上有着那个叫法兰西斯的少年的影子。虽然相貌不似,但一样有着那种安定而平和的气息。

虽然,我再也没有见过那样漂亮的眼睛。

有时我在想是不是记忆美化了年少时的东西。在回忆中的一切都是最美好的。无论是我看过的书、吃过的糖、玩过的玩具。现在偶尔可以看到那时的东西,欣喜地买回来,却怎样也找不到当时的感觉。

最后,我把那个少年归结为我年轻时的梦。

 

 

“店长,这本书。”一个似曾相识的声音说,我急急忙忙地带起老花镜,细细看了一眼书和定价。

“6.3元。”我说。皱着眉头抬眼看向客人。这年头还有人买《中国古代史》?难道是那位死抠书本的文森特教授又来了?

但是我的手猛地哆嗦了一下,老花镜没有带好从鼻梁上滑了下去:“法、法兰西斯?!”我惊愕无比地叫道,手忙脚乱地把眼镜扶正。站在柜台前的正是那个银发少年,是的,是少年。因为他的外貌没有一丝改变!

少年的表情也有些惊讶,他细细打量了我一会,淡淡一笑:“是你啊,芙罗拉。我们有……五十年没见了吧……”

我愕然地坐在那里,完全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法兰西斯付了钱,用带着怀念的语气说:“我还想……你应该早就忘了我了。”

“不,我怎么可能……怎么会!!我一直……一直在等你啊!”我语无伦次,心中混杂着激动……还有怅然。

少年一脸困惑。

“但我现在已经老了……”我颓然地说。

少年脸上有着淡淡的顿悟表情:“是这样吗……对不起,芙罗拉,忘掉我吧。当初我就应该这样说的。”

我不知应怎样回答他。喜欢他,那是我的事,别人不知道,他也不知道。等待他,那也是我的事,是我的决定,与他无关。一切一切的错,只有他出现在我面前,或者说,我喜欢上了他。

“……如果……如果当初我向你表白的话,你会带我走吗?”我知道已经没有如果,没有假设,但我还是忍不住问道。

“……我们是处在不同时空中的人啊,芙罗拉。就像平行线一样虽然能看见,却永远不可能交汇。”法兰西斯说着,眼中泛起了淡淡的忧伤。“而且当时的我,也不知道自己未来的路。被神所遗弃的天使选择了黑暗,但在黑暗里他又拥有着神的光芒。被黑暗所排斥又已被光明所放逐,他该走向何方?”

“那样……是最痛苦的吧?”我喃喃地说,“那他有亲人吗?如果有,最起码还有一个容身之所。”

“已经找到了,所以没关系了。”少年说着,轻轻摇了摇头。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是不是?”我笑着说出了自己的信条。

“……嗯,是啊……”少年也淡淡微笑起来,“确实是这样。”

“那么,在我还没释然前,常来这陪陪我好么?就当是帮助一个老太婆回忆她的青春时光?”我知道不可能再回复到从前,但是既然已经是这样了,就让我用另一种心情去面对吧。

“我也想在这里再看一段时间的书,还担心你不准了。”法兰西斯笑笑,环顾四周。“说实话,你这的书真的很冷门。”

“我喜欢,你这个小鬼少在那指手画脚!”我佯装生气地摘下老花镜,继续打我的毛线。

“我……最起码也比你大五十岁啊。”他的声音有些无奈。

“就你那个种族而言——虽然我不清楚那是什么——你也不过是个小鬼吧?”和书商讲价讲得多了,我对我这张嘴还是有点自信的。

“唔、唔。是,芙罗拉奶奶……”法兰西斯带着妥协的语气说着,走到了书架边。

 

一切就像回到了从前一样,那个少年就那样安静地看着书,书店里又充盈起了那种安宁的氛围。少年身上的时间似乎停滞在了那里,而我的时间却在飞速地奔流向前。

当初的店长,是否也是带着同样的感慨看着萨琳娜呢?

我把脚边的火炉移了移,让它把我烘得更为暖和些。看着仅剩下少年一人的小小书店,我突然感到一阵温馨。有我的小小世界,有我的火炉,在这个有着店长灵魂的书店里,有那个曾让我日思夜想的少年。这,也就是幸福了吧?哪怕斯人依旧而我已老去,哪怕我们生活在不同的空间里。

“嘿,法兰西斯。”我不自觉地用上了年轻时的语气,“虽然我已经七老八十了,你还愿意交我这个朋友么?”
少年从书中抬起头来,眼神还带着看书时的飘忽:“你愿意和一个吸血鬼交朋友?”

“吸血鬼?”

少年微微张开口,指了指自己尖尖的獠牙。

“哎呀呀,那就和童话没两样不是吗?”我笑道,“没关系,我又不信教。而且也不剩几年了,要好好珍惜才行。”

“珍惜?”少年皱了皱眉头。

“回忆青春时光啊……自从小时候遇见过一个木乃伊后,这种事情我已经见怪不怪了。”那个因为父亲盗墓应了诅咒而来的木乃伊,就是因为它我才进了孤儿院。

“所以说你也不是人类?”少年皱着的眉尖仍未抚平,难道他正在想象着一具浑身裹着白布的老干尸的样子?

“不,很不幸我就是一个普通人。”我摇摇头。其实像我这样可以看见不同时空中的事物的人才比较无奈吧?但是有什么办法呢,生命短暂,也有短暂的好处啊。知道的越多的人,往往越怅然。因为他们充分地了解到了宇宙的广阔无穷和个人的渺小。像我们这样的人,还可以傻傻的,带着自己的小小幸福过完一生。不过,好奇心是人人都有的。“那么说来,真的有狼人存在吗?”我突然想起了这件事,问道。

法兰西斯脸上的表情和当年我对约瑟提起要去金字塔探险时他的表情一模一样。我不由地大笑起来:“没事,就当我什么也没说好了。”

“……狼是有,但是狼人……我也没见过。”银发少年细细思索了一阵后回答。他带着掂量的目光看着我:“看来我得从新认识你了呢,芙罗拉。”

“我厉害吧?那两年中你都没看出我的本性。”我自豪地一笑,法兰西斯无奈地点点头。“那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啊,人类总是排斥异己的。想要在人群中生活,就得尽全力使自己显得和他们一样。”我略为感慨地说,如果不是遇到了店长,如果店长不相信我的话,也许我现在早就消沉而死了吧。

“……真是个神奇的地方呢,这个书店。许多人命运的轨迹交汇的地方。”我打量着面前的这个小小的空间,这里的每一件事物都带着我和店长一起生活过的印记。目光所及,仿佛会出现小小的幻影。

这时一只蝙蝠突然飞了进来,少年伸手让它停在指尖。蝙蝠的嘴无声地一张一合,少年‘听’完后微微一皱眉头。“知道了。”他一挥手指让那只蝙蝠离开,然后把手中的书插回书架,对我说:“今天有些事情,我先走了。”

“似乎很麻烦呢?”我问。约瑟芬露出这种表情就表示事情已经棘手到了某种程度,想来他也是这样吧。

“比较混乱。”法兰西斯叹了口气,拿起了柜台上的中国古代史。“希望他们这回不要太过火才好……”

“以后还会来吗?那套书我帮你留着。”我说。那套《时之旅人》是他五十年前最喜欢的一部小说。

“谢谢。”少年微微一笑,走出了店门。

 

不一会又有一个人走近店来,是来接我回去的约瑟芬。“哟,约瑟。”我说,脸上满是笑意。他迟疑地看了我良久才说:“那个少年……难道就是你常说的当年那个……”

“吃醋了?”我笑道。

“太神异了……”约瑟摇摇头,一脸惊叹和感慨。“不过和你在一起这么多年,我也见怪不怪了。罗拉,你真像是有吸引千奇百怪东西的体质啊。”

“他很像年轻时的你吧?但你一定没有他那么帅。”我站起身来和约瑟芬一起收拾店铺。一切打理好后锁好门,坐上了约瑟芬的小马车。

“唉,罗拉。我本来一直想吃醋来着,但是见了他以后……”约瑟芬边赶着车边说,说到这时顿了一下。我抬起头来询问地望着他,而他正看着我,嘴角有一丝狡黠的笑容:“如果我说我也喜欢上他了,你怎么办?”

面对他这难得的打趣,我微微一笑:“老头子,也不看看你几斤几两?况且,多几个人喜欢他我也不会在意啊。”我牵起他的手,“那只能说明我看人的眼光好而已,但是你不同。他是一个从我年轻时贯穿到现在的梦,而你,却是伴在我身边的人啊……”

约瑟芬把脸撇到一边,我猜他应该是脸红了。

我不否认我的脸也在微微发烧,但是怕什么,都老夫老妻的了。而且在这个夜幕初降月亮还未升起的夜晚,谁也看不见……

 

时光如流水,我已老去而斯人依旧;

光阴虽似箭,我之所爱仍在我身边。

不是不可以去追求那永不可及的梦,而是要懂得放弃。重视曾经拥有的东西,不要等到失去再叹息。

人生或多或少都会有不如意,不管怎样,都要积极地去面对。

只要曾经遇见过、拥有过、奋斗过,那么我便不会再有遗憾。

若无遗憾,我愿亦足。

此生亦足……

 

 

                                                            END

                                                         08.2.3初稿

                                                         09.3.17录入

                                                    献给,我再也回不去的高中时光。


评论

© 异世录|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