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子博客

目前在写的设定和原创有:
龙之大陆
猎魔传说
人偶师修系列 修本传 大番外:光
书澹凘系列
No。XIII十三院

【人偶师修系列】 樱三部曲·之一 (迷)樱•八叶葵

【人偶师·修系列】樱三部曲

之一(迷)樱•八叶葵

 

这条路

相传是雪姬出嫁时走过的

那样美丽的,像冰雪一样晶莹的人儿啊

她的泪,让夏日的枝头都挂上了白霜

属于冬天的白雪姬

雪的公主白雪姬……

 

我走在那古老而阴暗的小路上,心中突然想起了这个故事。从八岁开始奶奶就一直在对我讲这个故事,我一直在纠正她说她讲的不对,但奶奶总是微微一笑并不反驳。

奇怪的是在我的印象中,八岁以前奶奶从未对我说过一句话。不过这也只是怪象之一,奶奶从未吃过一口饭,水也不喝。奶奶的手冰冷得奇怪,身体也惊人地好。我曾见她像小鹿一样迅捷地飞奔过去搀住我爷爷,虽然那已经太晚了……

我叫八叶葵,现年十七岁,在读高中生。我曾无数次以生物理论分析奶奶这个存在,但从未得出什么有用的结论。今年春天,我唯二的亲人只剩一个了。唯一剩下的奶奶要我把一箱东西放到这条路尽头的樱花林中去。

这条路已经很久没人走了,杂草丛生,树根乱窜,树枝把一片天空挡得严严实实。只有在进口和出口处透出的阳光就像是地道的出口。这么说来,这里好像出过一个案子,不过是四十多年前了。

我走到路的尽头,小小的惊叹了一声。那里樱花开得正盛,大部分是雪白的,几株绯红色的聚集在一起,而那几棵树间站着一个人。

他一身黑衣,半长的黑发随意地散在肩头。因为是背影所以我看不清他的模样,但不知为什么我一感觉到了一层神秘而忧伤的情感。我走上前去正想询问,他却已转过身来。是一张精致而带有西方血统的脸孔,纯黑的眼眸有着像黑洞一样的深深的吸引力,右脸上刺着血红的纹路。

“哈、哈喽!”我结结巴巴地说。

他看了我一眼,说了一串英文。

“I…I beg yourpardon?”我暗自担心着自己的英文水平。

他带着思索的神情看了我一会,再开口,却是流利的日语:“那里是八叶昌吾么?”

我被他的语言转换吓到了:“呃……那个……我是他的孙子,葵。”

“雪乃没有来?”

“咦?你为什么会认识奶奶?”我惊愕道来不及回答他的问题,他不过是二十五六岁的外貌,但提及爷爷奶奶时却像是说到了老朋友一般。

“看来是了。”他自言自语道,环视四周的樱花林,走到一棵红得最艳的树下,“把那个放在这里就好。”

“啊,是。”我走过去放下了手中的箱子,“请问……”

“见到你奶奶,就说‘契约可以解除了’。”

“什么契约?还有,你是谁?”

“这是八叶家的人没必要再知道的了。”黑发青年淡淡地说着,从内袋里抽出了一张古旧的纸。他仔细看了一遍后把它卷了起来。

我看着他古怪的言行既好奇又有着隐隐的恐惧。在樱花树下遇到的人,在我看来,非神即鬼。哪怕他是西方人也好。

“雪乃可能还有些话想交代你,回去吧。”青年晃了晃手中的纸,我看见绿色的火焰正从那纸中窜出来。“鬼、鬼火啊!”我脑中瞬间闪过所有关于樱花和鬼的故事,也不管什么形象了,转身就跑。小时后因为能看见这些奇怪的东西而惹了不少麻烦,我可不想再继续下去。

“鬼……火?”黑发人奇怪地看着我的反应,一脸不解。我跑走时听见他讲了几句话,但能辨明意义地只有破碎的的语句。

 

“……雪姬……樱……如此……

 

“不要再来……”

 

 

 

“不要再去那里了,葵。”奶奶听完我的叙述后淡淡地说。

“奶奶,你们都在和我打哑谜!”我不高兴了。遇见诡异的事情而被其他人当没事一样带过,我觉得自己先是一个小孩,也许傻瓜更合适。

“会被鬼吃掉哦。”奶奶微微一笑。

“奶奶您更像鬼吧~”我不高兴地顶了一句。

“呵呵,也许是呢。”奶奶并没有在意。她沉思了一会后,脸的严肃地说,“葵,以后要好好照顾自己哦。”

“哈?”我一头雾水。今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是我没睡醒还是这干脆就是梦?

“明年才是成年礼吧?不能看到那时葵的样子还真是遗憾呢。不过我们都在天上看着你哦。所以葵要努力,不要悲伤。”奶奶笑着抚摸着我的脸,但她的笑容……为什么让我有种惊惶的感觉?

“奶奶……”我不知所措地说。

“好好保重,我的孩子……”奶奶微笑着,却突然化成了一堆细末随风散去,只留下了空无一物地和服缓缓落在地上。她那梦呓般的话语从我耳边轻轻飘过……

 

“Thank you…Hugh••Larence,My father…”

 

此时夜幕已降,我愕然地站在自家庭院中,看见月光透过树影静静泻下。

“这一切实在是太乱来了吧!什么和什么啊?!”我大叫。回过神来,我的第一感觉就是那片樱花林,于是马上朝那跑去。

但,那里早已空无一人……

 

在我十七岁那年,爷爷死了,奶奶莫名其妙地消失了,从那以后我就一个人生活。

有时我在想,奶奶是否就是那传说中的白雪姬,随着夏日的来临,随着爱情的破灭,而消失不见……

但最终,我都没能得到她的回答……

 

【二十年后】

“嘻嘻嘻,爸爸。这里好神秘啊,我们去看看吧!”

“喂、喂!雪代,小心点!”我急急忙忙地跟在女儿身后,那个小家伙早已像小鹿一样窜进了那年我曾去过的小路里。

一走进那里,我恍然想回到了二十年前。在二十年前的夜里,在这条小路上,一个刚刚失去了所有亲人的少年无助地哭泣了整整一个夜晚。

其实我并不是一个常流泪的人,甚至是一个不喜欢哭的人。但是那一天,在这里,一种莫名地哀伤侵入了我的心中,令我无法不为之哭泣。

“爸爸,爸爸!这里好漂亮!!”雪代在尽头叫我。我都差点忘了,每年的这个时候,这里都会开满了美丽的樱花。

我赶过去抱起了女儿,微笑着说:“当然了,这里可是你曾祖父母、祖父母和你爸爸妈妈初次相遇的地方啊。”在说的同时,我也猛然感到了这里的奇妙。刚失去爷爷奶奶的那段时间我常常徘徊在这里,直到有一天遇见了樱乃。而父亲和母亲,据说也葬在这里。

“咦?那里有一个人呢!”女儿突然说。我顺着她所指的方向看去,心头蓦然一紧。是他!那个二十年前我曾见过的黑发男子!

如今,他又是来干什么的呢?

 

“……您好,我是八叶葵。您还记得吗?”我走过去小心地问。

他回过头,我大吃一惊:“你!!”时间已过去了二十年,但他的容貌却没有丝毫老去的迹象,仍然是二十五六岁的样子!

“有什么事,八叶先生?”他淡淡问道,仿佛没见过我一般。

“虽然我也希望我认错了,但是我已不可能忘记您的样子。”我说道,“如果可以,希望您能告诉我奶奶消失的原因……”

他看了我很久,似乎是在考虑是否要告诉我。最终他说:“因为白雪姬啊,雪乃不是一直在告诉你真相么?”

“哎?”

“寻求真爱而不得的白雪姬,把樱花染得绯红的血姬。面对心回意转的恋人,死而复生。”

“那……但那只是个童话……”

“雪乃是我的人偶。”

“什么?”
“信不信由你,但雪乃是我制作的人偶。当昌吾的骨灰和雪乃葬在一起时,他和她的心愿便都完成了……”

 

白雪姬哭了,泪珠让樱花都为之凋零

冰雪之女啊

纯白的白雪姬

她的血浸透了樱花树下的土地

『樱花啊

让绯红的樱花来印证我的真心……』

 

“昌吾和雪乃过去发生过些什么或者没发生什么我已不想再说,反正早已过去了。而他们也以自己的形式证明了自己曾经的存在,我尊重他们的选择。”黑发青年淡淡说道,看着一刻樱花树下插着的三根正在燃烧的香。

“您……是来祭拜爷爷奶奶的吗?”我问。

“昌吾是很少能接受我的人类之一,还得讲点情分吧。而且这一对——”他笑笑,“——是我遇见过的这样却幸福的奇迹之二了。”

“还有比爷爷奶奶更恩爱的夫妇吗?”我有些意外。

他不再回答,转身走入了樱花林深处。樱花纷纷扬扬地飘散下来,而他的身影就像是渐渐消失在了樱花的花瓣雨中。

“先生!”我提声叫道:“您到底是谁?”

“……愿八叶家能一直这样幸福下去吧……”他的身影在卷着花瓣的清风中若隐若现,他挥了挥右手。当这阵风停止时,他已消失不见……

“爸爸,那个叔叔,是花之神吗?”雪代突然问道。

“花之神?”我不解。

“他知道在樱花树下发生的所有事情啊~而且樱花也很听他的话,他消失在樱花中了!”

“……也许……雪代,这也许只是一个梦而已哦。”

“梦?”

“爸爸都不知道自己究竟是在梦里还是醒着了。”

“哎呀不管了不管了,爸爸,给我讲讲白雪姬的故事嘛!”

“好吧……从前,有一个爱穿白衣的美丽姑娘……”

 

我们倚着樱花树坐下,当故事将完时,雪代已经枕着我的手臂睡着了。而我,去不知为何,泪流满面。……
爷爷奶奶的故事,我终于在这个童话里找到了答案。

 

传说中的白雪姬啊,

幸与不幸同在的白雪姬

你可得安眠?

你可得安眠……

 

 

                                                           (迷)樱 END

                                                        (劫)樱、(缘)樱待续……

                                                                     2008.3初稿


评论

© 异世录|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