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子博客

目前在写的设定和原创有:
龙之大陆
猎魔传说
人偶师修系列 修本传 大番外:光
书澹凘系列
No。XIII十三院

Chapter one 芝加纳尔(斯伽诺特瑞法)(1)



Chapter one 芝加纳尔(斯伽诺特瑞法)

不知从何时开始,站在高处远眺已成为了一种习惯。无论是少年时斯凯堡的凛冽海风还是后来中枢塔的时光之风,当它们拂过脸颊之时,内心总能归于平静。

芝加纳尔此时正站在中枢塔顶眺望着夕阳,成为新领主后他已不能像过去那样整日泡在图书馆里,像这样静静看着夕阳落下已是他仅剩的闲暇。领主工作繁重,而过去的同伴剩下也不过几人而已。

虽然被称为是冰山脸的滥好人,芝加纳尔其实并不愿意接下这副重担的。他最喜欢的不过是闲适地边喝茶边看书,最后老死图书馆(呃?)的生活。但是故友唯一的一次任性把他推上了这个位置,他没有理由不做好它。

当夕阳的最后一丝光芒被远山所吞没,苍穹成为一片深紫时,芝加纳尔转身准备离开。时光之风吹拂着他的长发与长袍,风声中似乎夹着隐隐的呼唤。但无论那是亡灵还是精魂(精灵化、元素化的魂魄)他都再也无法听到他想要的语句:

〖斯伽诺特瑞法〗

再也没有人、也没有谁有能力,呼唤这个名字了……

*        *         *

 

“斯伽诺,能告诉我吗,你的期望是什么?”很小的时候,母亲曾这样问他。

那时西莉亚才刚出生,在吊篮里安静地沉睡着。他的母亲轻柔地抚摸着妹妹柔嫩的脸颊,却是对他问着话。

“我……不清楚您指的‘期待’是什么,母亲大人。”他有些混乱地看着母亲,挠了挠下巴。期待?期待我妹妹快点长大?期待她美丽动人力量无双?

“不,我是想问你决定走那条路?是和你的哥哥们去争权夺位,还是退出争端冷冷清清地生活?”

“那当然是清——”他想也不想就回答,却被母亲沉声打断了:“斯伽诺,是一辈子。在这金丝鸟笼里清冷一生!”

怔了怔,他还是开口说:“我不喜欢争夺……”

似乎是低不可闻地叹了口气,母亲蹲下身来视线与他齐平:“不可以后悔哦,儿子。”他用力点了点头。

“那么……无论我将会做什么,记住了斯伽诺,我会如你所愿……”

 

 

芙姬维娅娜,他黑发紫眸的母亲,是空之神殿的前·最高祭司,也是第十二王妃。她只有一半的空之血缘却凭借着高强的术法和灵力嫁入了王家,而现在,也只是个安静温柔的普通妃子。

被排挤至边缘的妃子。

虽然育有一儿一女而保有了性命和地位,但她和儿女似乎早已被遗忘,最起码斯伽诺只见过父王一面,那是在他作为质子离开的送别仪式上远远的一瞥。

作为身份微妙的第七子嗣,斯伽诺一直很小心地活着,小心地规避着一切可能的关注与殷勤。毫无背景而且血缘不纯的母亲使他在其他兄弟看来毫无竞争力,而母亲的安静隐忍又使他容易成为欺负的对象。无由来的关注总是会招来更糟糕的东西,那还不如统统远离。

所以所有的利弊得失从来都与他无关,他也就漠然的看着这华丽的金色牢笼中血腥的厮杀,有时,也会仰望一下笼外的天空。

斯凯堡的海风从来凛冽,却无法给他看透一切的回答。

 

母亲在外人面前是以泪洗面地度日,只有斯伽诺知道母亲是在实践对他的诺言。

远离争端。

有时他会觉得歉疚,因为他而伪装一生实在是太过累了,虽然没见过,但他直觉地知道这不是母亲的本性。但是每当他表露出这种情感时,母亲都会笑着说:“你要感到荣幸啊斯伽诺,芙姬维娅娜此生只为你而温柔过。”

到后来西莉亚长大一点时,她改口说:“为了你们两人。”

 

 

妹妹西莉亚也是个安静的人,但斯伽诺不知是否还能加上“纯真”这个词。她的眼眸从来清亮而纯粹,但无论看到如何矛盾的现实她也从来不曾发问。虽然那些问题一旦提出就会显得沉重无比,对此,他暗暗松了口气。

父亲在哪里?

母亲为什么整日哭泣?

为什么……我们无法离开这里?

斯伽诺知道她曾想过这样的问题,但她从来不问,他也就不必去回答。

他并不清楚西莉亚已经知道了多少,他也只能更温柔地对待她。那是补偿么?不知道,但最起码他希望妹妹能远离这一切的伤害。虽然后来在‘时’之一族的古堡里发生的事情最终还是毁掉了他精心构筑的小世界,虽然西莉亚从未怨过他,一些失去的东西却再也无法回来了。

*        *         *

 

“也不算……不喜欢他吧,但却是为了你、为了你们,我才在这待了那么多年,也温柔了那么多年。”少年时一次与母亲谈及父王时,她这么说道。母亲优雅地一手支颐倚在床沿,脸上是私下里常见的狭促微笑。

“母亲大人……”

“你们就是我唯二的珍宝,虽然我无法给予你们更多。但是斯伽诺,你却连剑都不愿拿起。”

他张开口刚想反驳,母亲已经接着说了下去:“儿子啊,你就想藉着这微妙的平衡和暗中的手腕来生存嘛?如果有一日……”

“不会有那一日的,母亲大人。”他干脆地回道,“您也很清楚像我们这样带着注定空之血缘的人是无法逃出那张无形的网的。我现在所会的一切在那平凡而自由的生活中将一无是处,但那永远也不可能。”

母亲似乎微微一怔,但继而又牵起了一丝说不清意味的笑容:“那么,无论我打算如何教导西莉亚,你都不要管哦~”

 

于是,他便看见他尚且年幼的妹妹拿起了针线,拿起了厨具,最后拿起了弓箭。他终于忍不住要去找母亲理论。

“您为什么要这样?!”

“因为我的笨蛋儿子啊,什么都不愿意学。”母亲带着温和的笑容看着他铁青的脸。“你父王从来都不在乎这些哦,而且……”

“不·要·把我和那个混蛋男人相提并论!!”他想也不想地吼道,一瞬间母亲的脸色白了白,但马上又恢复了微笑:“而且,西莉亚也喜欢是不是?”

“嗯,西莉亚喜欢~”娃娃一样漂亮的妹妹认真地点点头。

他一时间为之气结。

“所以,西莉亚,把我们烤的点心拿出来给哥哥尝尝好么?”

“好~”在他还没来得及出言阻止前,西莉亚已经跑出了殿门。

“母亲大人……”

“这样不好么?”

“如此,那么弓箭又是怎么回事?”

黑发的王妃优雅地把手放在儿子肩上,嘴角的笑意瞬间凝结:“斯伽诺,你会杀人么?或者说,你敢么?”

“什么杀……人?”他呆住了,好一会才理解了母亲的问题,顿时怒道:“这和杀人有什么关系?!”

“果然,你是下不了手的。”母亲无视他的愤怒陷入了沉思,“西莉亚果然比你更适合……”

更适合去面对那些阴谋和暗算么?他暗自握紧了拳头。现实什么的有自己担当就够了,他希望妹妹能在这安稳的表象中生活一段时间,直至自己——而不是被迫——去了解这个世界的“真实”。

“呵呵真是的,别把我想象得那么坏嘛,臭小鬼。”母亲突然伸手捏了捏他绷紧的脸,美丽的紫色眼眸中满是好笑的神情:“西莉亚比你更适合自由。”

自由?!

他愕然,继而皱眉道:“您又锲而不舍地向她灌输了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

“诶?完全没有哦,我只是问她的愿望的时候,她的回答是想要自由。”母亲微笑着说,眼中却有着沉重的色彩。

“那么您……”

“自然和你一样,我允诺她会如愿。”她轻轻点头。

芙姬维娅娜从不失信,哪怕那条前进的道路将会染满鲜血。

而“自由”,又尤为艰辛。

*        *         *

新一轮的空之祭司选拔开始了,西莉亚因为继承了来自母亲的水系血缘而没有入选,但她似乎并不在意。斯伽诺经常看见她快乐地给整个花园浇水,用冰箭射飞鸟,还可以疗伤。

西莉亚从来都是乖巧而快乐的,整个宫殿中也只有她能一直保持着笑容,但是斯伽诺不知道这还能持续多久。

皇族的女子没有被选为祭司的话,指婚的日子也就近了。一个陌生人将会带她离开,从此可能永无相见之日。

为此,母亲早已开始筹划。

“唔……西莉亚你是想私奔一样地逃走呢还是到另一个地方去占山为王?”他曾听见母亲一脸严肃地如此询问妹妹,那时的他黑着脸把西莉亚抢过来一字一句地说:“哥哥会保护你的,别听母亲大人瞎说,记、住、了?”

无辜的西莉亚夹在两人中间,茫然地点点头。 


评论

© 异世录|Powered by LOFTER